永利网址 > 风俗习惯 > 锄头是庄稼的救星但使用它可不容易,【留住乡

原标题:锄头是庄稼的救星但使用它可不容易,【留住乡

浏览次数:161 时间:2020-01-05

图片 1

五黄六月,天上一丝云彩也没有,地面晒得烧脚,鸡们蜷缩着翅膀,狗伸着舌头,整个村庄好似被扣在了蒸馍笼里。在我的印象中,祖父从来没有埋怨过天热,天越热反倒越喜欢。三伏天,祖父一大早起床,先跑到院里盯着天看,一见天无纤云、树梢不动,乐得咧着嘴拍巴掌:“真是锄地的好天!”祖父不是不知道天热的厉害,他的心里明镜似的,伏天晌午头是下地锄草的好时候,红彤彤的日头照得越毒辣,锄掉的草晒死得也就越快。若是趁凉快锄地,断了根的草还会活泛过来,等于瞎忙活白锄一场。

《农政全书》中讲到:锄法有四:一次曰镞,二次曰布,三次曰拥,四次曰复。

图片 2

图片 3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作者简介

几千年的农耕文明长卷中,锄是不可或缺的常用农具,也是农具家族中的“大拿”,既可除草、作垄、耕垦、盖土,亦能中耕、碎土、挖穴、收获,且水田旱地通吃。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二十四个节气,锄头出场露脸的时候最多,从春耕过后青苗出土到夏日田野庄稼疯长,一直到秋收大忙颗粒归仓,锄头似乎少有休息的时日,或被农人稳稳扛在厚实宽阔的肩上,或是紧紧握在结满老茧的手中,在杂草丛生的田垄上恣意游走辗转腾挪,与泥土、荒草进行着无声的较量。

图片 4

【留住乡愁】

不管是矮杆的黄豆、绿豆,还是高杆的玉米、高粱,头遍地都不好锄,这需要技巧,更需要耐心。

乡间的诸多农具中,锄的性格木讷耿直,心思也不缜密。笔直结实的木柄,宽大锋利的锄刃,一副大大咧咧憨态可掬的模样,入眼就能看透木质的坚韧和铁质的坚守。

锄地间苗时眼神要专注,一锄下去锄掉身体孱弱的庄稼苗,留存住那些好苗壮苗,让作物间距保持正常。

白花花的阳光刺在赤膊锄地的农人身上,豆大的汗珠从肩膀上、胸膛上、脊梁上流下,无声地落入脚下的黄土地,霎时间又被蒸发得无影无踪。祖父戴着一顶破草帽,弯曲着佝偻的身子,赤脚穿梭在晒得鏊子一般热的地皮上,手中一张锄在地垄中左冲右突,令顽劣的野草散落一地的狼藉。锄到了地头,祖父拄锄而立,伸手扯过搭在肩头的毛巾,擦擦脸上、身上的汗,使劲拧一把又搭在肩上,埋头继续锄地。

如果说锄头是荒草克星的话,那它也是庄稼的救星。

(作者:梁永刚,系河南省平顶山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干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没想到,庄稼人近乎做梦般的奇思妙想,居然在祖父去世十几年后就变成了现实。随着除草剂的问世,锄地这个几千年来代代相传的农耕劳动方式悄然消失了。祖父的有生之年没有赶上除草剂在我们那个偏僻的村庄大面积推广使用,这是无法弥补的憾事。他老人家如果还健在,看到本该顶着烈日锄地的三伏天,人们却躲到树荫下纳凉玩乐,不知会作何感想。

锄头的另一个功能是间苗,老把式往往在锄第二遍时就间好了苗,疏密有度,互不影响,间苗时,轻巧地掂着锄头,将锄尖微微倾斜,瞄准目标后轻轻一碰,一棵幼苗便连根铲起,而近旁的另一棵青苗则毫发无损,不得不感慨农人们的丰富经验。

原标题:秋收一张锄

锄头是庄稼的卫士,可要操纵它,也不容易。

欣赏更多“留住乡愁”融媒作品,请扫描二维码关注。

图片 5

乡谚说:锄头早下地,庄稼身里肥。此言不虚。秋庄稼讲究一个“早”字,趁墒早播种,出苗早锄地。乡间有“入伏天不离锄、锄头咣咣响、庄稼长三长”的说法。进入伏天,雨水丰沛,一场接一场的透雨下过之后,草与庄稼比着长,争地盘也争养分。野草是庄稼不共戴天的宿敌,锄头是荒草有你无我的克星。灭掉丛生蔓延的杂草,庄稼才能独享肥力和水分,农人才会五谷丰登。一张看似寻常的锄头,关乎着一季庄稼的丰歉,也关乎着一家老小的口中食盘中餐。

锄头能锄草都知道,但为啥还能防旱防涝呢?

土里刨生活的祖父对农具心存敬畏,呵护有加。每次劳作归来,祖父总不让锄头落地,一遍遍擦拭着锄刃,直到锃明发亮。闲置下来的锄头,被祖父稳稳地挂在山墙或者屋檐下,乡间称之为“挂锄”。挂锄意味着荒草绝迹、丰收在即,农人们难得几日的清闲,又该忙活着收秋了。

锄地第一要领是步法,也叫脚法,这是锄地的关键。如果不讲究步法,前面翻得泥土松软,后面脚步胡乱一通踩,就白白浪费了功夫。

握了一辈子锄头的祖父78岁那年突发脑溢血,魂归村西的大块地。坟茔的不远处,就是他老人家不知锄了多少遍的责任田。祖父在世时,有一次和几个叔伯闲聊,本族的三叔半开玩笑地说,啥时候要是能发明一种药,往地里一撒,草就不长了,土也发虚了,咱就不用在大热天下地晒肉干了。祖父闻听此言,脖子一梗,厉声呵斥道:“胡扯八道,庄稼人不锄地,地不就荒了,一家老少都喝西北风去?”

换手有利于两臂均衡用力,既可以增加耐力,又能保证体力。老把式锄地,“一步一换手”成了惯例,两种姿势交换使用,不仅锄得快,质量也高,锄过的地都是暄腾腾的,就连踩出来的脚窝也整齐规则,看上去像是开在泥土上的“脚花”。

当年因修建水库,老家的村庄整村搬迁到距老村二里地外的荒坡上,地少了,也更贫瘠了,但祖父没有抱怨一句,硬是靠着一张锄和那二亩布料姜石的薄地,养活了我们全家七口人。

如果贪凉快早上锄,锄掉的草容易复活,且露水大,裤子和鞋子上会沾满泥水;要是上午或者下午锄,那闷热的天气真够人受的,防晒穿多衣服吧,不一会背上就是黏糊糊的汗了,脱光了膀子,又会被太阳晒地生疼。

梁永刚 | 文

锄地还要有眼法,得专心致志,盯紧锄头所及之处,瞅准青苗野草之分,该留的留,该锄的锄,看准了,得果断下锄。

图片 6

图片 7

新手锄地净闹笑话,由于不会换势,动作僵硬还费劲儿,这儿划拉一下,那儿戳捣一下,杂乱无章,这样的地像蚯蚓爬过,还不如不锄。

乡谚说:秋收一张锄,锄头咣咣响,庄稼长三长,此话果然不虚!

旱天锄地,锄头上有水;涝后锄地,锄头上有火。一张锄在祖父的手掌心里呼呼生风,触摸了大地的角角落落,翻过来、倒过去,直至杂草皆无,泥土松软,像刚出锅的热蒸馍,令人心生欢喜。

农人从繁重的农活中解放出来了,锄头也尘封在偏僻的角落里,闲置久了,锄头的木柄开始腐烂枯朽,曾经锋利光洁的锄刃也被岁月侵蚀得锈迹斑斑,直至有一天被扫地出门,踪迹皆无。

除了玉米,高粱更是个难伺候的主,还要锄第三遍,锄时还不能顺着地垄,要横着锄,这是为啥?原来是要给高粱棵子培土,以防遇到大风倒伏。

责任编辑:

曾经被祖父娴熟使用的锄头如今已寻不见了

图片 8

我的祖父是个大老粗,虽说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但他的“锄法”绝对符合古制。

锄头真是乡间最寻常的农具了,虽然寻常,却担着除草肥地的大任,是庄稼的救星,农人们的得力帮手。老一辈农人使锄头,就像技法娴熟的手工艺人,股掌之间,翻来覆去,锄下就出现了锄好的平整土地,这样的土地是农人们的根,而锄头,就是连接大地最好的桥梁。

可以说,会不会“换手”,是衡量一个农人是不是锄地成手的重要标志。

本文由永利网址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锄头是庄稼的救星但使用它可不容易,【留住乡

关键词:

上一篇:永利网址常吃枣是对健康的一种尊重,石聚彬在

下一篇:永利网址高庄儿的柿子哎,单纯的人声叫卖越来